《斯宾塞》:借由一次家族团聚,展现戴安娜的困与迷

2022-08-04 07:22 来源:admin 112次

纵使戴安娜已经离去二十余年,人们似乎从未遗忘过她。

作为近代最受人讨论的人物,除了黛妃的魅力使人折服,她在与查尔斯王子婚姻生变后,与英国王室的对抗本身就极具戏剧性,跃升影视的形象不计其数,因此这次由克莉丝汀.史都华诠释的新版本《斯宾塞》也格外令人注目。

要如何将这个已为众人所熟知的故事拍出新意?特别是不久前Netflix英剧《王冠》里同样饰演戴安娜的艾玛.科林珠玉在前,是否能超越前作,可能是观众对这部电影首先打上的问号。不过我相信,人们更想知道克莉丝汀表现如何?

电影借由一次家族团聚,展现戴安娜的困与迷,显现英国王室施加于戴安娜的无形压力,以及她明显早已喘不过气的样貌。人物更缩小至几乎只有戴安娜本人,其他人物如英国女王、查尔斯王子皆像是背景存在般的配角,台词不多,但句句皆让人感到沉重如枷锁。

片子就以一场「迷路」开头,也以「迷路」贯穿,片中外头敲门声时常不绝于耳,仿佛是一股巨大催促,而戴安娜总是在自己的空间里拖延,或徒劳地来回奔走,或躲进洗手间远离外界;年幼的威廉与哈利看着母亲如此疲惫也无所适从,虽然英国王室形象被刻意模糊,却明显形成某种风雨欲来的乌云,层层笼罩这座外人欣羡的「童话城堡」。

电影中有一段有趣的连接,那就是将黛安娜与安妮博林牵引起来。

安妮博林是英格伦国王亨利八世的第二任妻子,最后亨利移情别恋,为了想迎娶新欢而罗织罪状给她,安妮的下场是在伦敦塔遭到断头。将这二位女性放在一起讨论显然不是全然正确,因安妮博林本身其实也是第三者上位,然而黛安娜与安妮博林的共鸣,或许是都面临着丈夫不爱自己的折磨。

片中,戴安娜偶然发现安妮博林的自传书籍,其后多次与这个数百年前的悲剧人物跨越时空对话,同病相怜,甚至最后更化作安妮博林,以为自己看见了珍西摩(亨利八世的第三任妻子)。电影的魔幻手法叙事,是相当大胆的一次尝试,搭配以弦乐为主的背景音乐,诡谲暗黑外亦托出气势,仿佛一部心理惊悚片。

我好奇女主角克莉丝汀是否认为自己与戴安娜有任何连接?通过她的采访了解到:

虽说如此,我则认为都是当代追逐自由的勇敢灵魂,只是戴安娜生在那样的年代,身处那样的环境,她的选择并不多,也导致了后来的悲剧。

电影本身带有浓厚的悲剧色彩,莎莉.霍金斯饰演的Maggie作为戴安娜的知音,与戴安娜有着复杂的情愫,也为本片贡献难得的轻松点。片中戴安娜有这样一句动人台词,她问着挚友Maggie:

在面临庞大体制的压抑,与社会严格期许之下,戴安娜仿佛坐困愁城,背后其实都是那二字──缺爱,她只能孤军奋斗。

克莉丝汀版本的黛妃五官乍看不相像,但有些举动与神韵却又唯妙唯肖。她时而怯懦,时而崩溃,时而勇敢,时而狂舞,展现角色几乎溢出框外的不安全感,整部电影几乎仰赖她的表演进行,表情也禁得起大特写考验,口音更可听出有刻意练习英式发音。

《斯宾塞》英文片名为Spencer,即为戴安娜本名的姓氏,彰显着她回归自我的意义,这种从「戴安娜」到「斯宾塞」的回归也出现在结尾,电影以较带有希望的方式作结,然而我们都知道现实故事的后续发展,也许如同她车上所播的那首〈AllINeedIsaMiracle〉,在短短五分钟的自由后,留给人淡淡的哀愁。

戴安娜是太沉重的名字,那个名叫斯宾塞的女孩已经离得太远了。

发布于:山东省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推荐阅读